专业提供绿通车辆快速检测方案

广州凌特电子

省界收费站将取消而不是取消收费

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了进一步降低实体经济物流成本的措施。会议确定分别从今年5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从今年7月1日至2021年6月30日,对物流企业用地征税、挂车购置税减半征收;今年底前,实现货车年审、年检和尾气排放检验“三检合一”,简化货运车辆认证许可,完善货车加装尾板国家标准等。

而最令人眼睛一亮的是这一条措施:推动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这一政策如何落实?难点在哪?

虽然此举目前更倾向于针对物流行业,但取消收费站的效应是整体性的,而这也是群众期盼多年、舆论呼吁多年的改革目标。此次由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提出,表明中央政府对高速公路收费制度的改革已经提上议事日程。


△一处省界收费站(资料图)

取消收费站不等于取消收费

首先要明确的是,推动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并不等于取消高速公路收费。这完全是两个概念。

在我国,很多高速公路的建设都是通过银行贷款来完成,在建设的时候也明确了收费周期。从目前来看,确实存在一些高速公路收费到期之后仍然收费的情况。比如,一个省份之内,有的线路可能已经还完贷款,但有的高速公路因为车流量等关系,收到的款项可能不及预期,导致其在一定周期内无法回收贷款,需要由其它线路的收费进行补偿。

2017年6月,交通运输部汇总发布《2016年全国收费公路统计公报》。根据公报,2016年度,全国收费公路通行费收入为4548.5亿元,但支出总额却高达8691.7亿元,其中偿还债务本金支出4750.5亿元,偿还债务利息支出2313.3亿元,养护支出476.3亿元。从这个账本来看,尽管很多人觉得高速公路收费是导致物流成本高的重要原因,但要取消高速收费,目前来看并不现实。


省界收费站容易成为堵点

既然不是取消高速公路收费,那么推动取消省界收费站,其意义何在?

这种收费站的设置本身和高速公路的投资建设有关,由于高速公路都是各省自己筹资、分段建设、自行养护,各省自然会“竭尽所能”划界、设站、收费。正因为如此,出现了不少怪现象。一是出现了省际断头路,全国有数千公里这样的路。比如说,高速公路在一省之内已经修通,但邻省却没有修通。但由于在省界设有收费站,所以也不影响自己这边的收费。二是因为省界收费站的出现,往往在省界收费站会出现大堵车的现象,严重影响物流效率。


Click here to open new window

△资料图

来自河北省的全国政协委员刘志新(之前为全国人大代表)曾做过调查,“仅以河北省为例,河北省地处京津周围,其省界收费站有十几处,特别是张家口与北京、唐山与天津等几个交界处的收费站经常堵车,有时堵车多达数小时,甚至十几小时,严重影响了高速公路的通行效率。因省界高速收费站的设立而堵车,造成物流成本增加和航班延误的问题十分突出;被堵车辆对能源的浪费和对环境造成的污染也很严重。”

取消收费站难点在哪里?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刘志新也给出建议: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在全国范围内实行高速公路“一卡通”。即在全国范围内,车辆上高速领卡,下高速交费。把通行费按照车辆行驶几个省,每个省行驶的里程,分配给各省的高速公路权益单位。高速公路跨省收费方式由前台人工结算转变为由后台联网计算机处理,这既能保证高速公路的畅通,又能降低高速公路收费成本。

按理说,从技术上讲,这样做具有可行性,也能提升效率。不过,到目前为止,并没有推广出来。究其原因,人员难分流是一个原因。

据统计,与2015年相比,截至2016年年底,全国收费公路主线收费站净减13个。可见,裁减收费站并不容易。


Click here to open new window

另一个原因是由后台计算机处理收费问题,也涉及到由谁来处理、资金回款等系列问题。相比于现在的自己直接收费,资金直接进自己的口袋,从各自地方利益的角度来考虑,各省显然倾向于自己设站收费。

从大的形势来看,在区域经济一体化、甚至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今天,取消收费站是大势所趋。目前,在省级行政区内部,已经实现了“一卡通”,即在同一省区内除进出高速公路有收费站外,其它地方没有收费站,保证了车辆的畅通。在国务院的大力推动之下,期待各方都能把眼光放长远一些,在处理好各方利益的前提下,把这项利好政策真正落实好。

最近几年,舆论对于高速公路所衍生的“收费经济”提出了猛烈而持久的批评。一个个收费站,成为物流渠道中的关隘,对经济运行是一种负能量,且养活了一批依附在行政权力之下的企业,产生了一些部门既得利益,很多高速公路管理部门成为上市公司,收费是它们的主要收入来源。但是,高速公路本是一种公共产品,将其交给一个企业实行市场化经营,将本属于全民所有的道路通行权变成了一种商品,实际上已经构成了对民众利益的损害。这也正是民众强烈要求取消高速公路收费的一个法理基础。

高速公路这样的公共产品,不应该对其实施市场化经营。这已经成为社会各界的共识,政府对此也有认同,只是由于部门利益的作用,改革进展并不是很大。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要求推动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但并未规定具体时间表,正是考虑到了这一改革所面临的现实难度。

但是,既然提出了改革目标,就不能让它继续停留在纸面上,而是应该有具体的行动加以推进。取消省界收费站,正是抓住了重点。省界上的收费站,不仅是高速公路收费的重点所在,实际上也造成了地方经济的割裂,先从其入手,能更好地推进省际之间的物资交流和交通来往,也能对其他收费站产生倒逼作用。因此,对于国务院的要求,地方政府应该积极响应,迅速行动起来,积极撤除设立在高速公路上的一个个“土围子”。

高速公路取消收费,是政府责任的回归。实际上,经过多年的收费运营,很多高速公路的建设成本已经收回,现在需要的只是维护资金。而收费站的设立,却需要民众为他们提供过多的人力成本,甚至这种人力成本成为一些高速公路经营的大头,延缓了债务归还的进度。在取消收费后,高速公路将省去巨额的收费人员“人头费”,只需要支付维护经费,这可以通过政府购买等途径来解决,列入政府的财政开支。取消收费以后,物流成本减轻了,经济活跃了,政府可以增加财税收入,民众也能收获更多幸福感。这个账,地方政府应该算得明白。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留言